无业可守 创新图强
living innovation

仲博平台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仲博平台注册 >

熊市周期延续,郑糖艰难前行丨2019白糖期货年报

日期:2019-09-02

    报告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4日  内容摘要  国际食糖市场18/19榨季第三年增产,消费稳中有增,库存持续积累;  巴西减产超过800万吨,出口缩减800万吨以上,泰国小幅减产,出口继续增加,超1100万吨,印度产量超过巴西成为世界第一,其计划出口500万吨;  国际食糖市场供需过剩持续,增产低于预期,过剩量较上榨季缩减500万吨;  我国18/19榨季是食糖增产第三年,熊市周期叠加增产周期;  生产旺季开始,供应充足,产量增加超预期,销量持稳,新糖库存压力大,价格下行压力大;  政策严格,正规进口维持地量,但走私利润高来源广,走私依然是不可控的主要压力源;  政策面炒作较多,但难有实质性落地;  长期空头策略持续,近强远弱为主。  核心观点  全球食糖市场18/19榨季除了巴西外,其他国家供应端的综合压力超过去年同期,增产的周期还在延续,需求端却并未出现缓解迹象,新榨季的供应压力因为巴西减产,综合压力较预期缓解,也带动国际糖价底部抬升,但整体情况依然处于供过于求的增产大周期中,供应过剩持续,供应压力将继续令国际糖价承压。  我国白糖三年周期规律仍在延续,熊市周期时间和空间上还在延续,18/19榨季是国内食糖增产的第三年,熊市周期伴随增产,价格下行压力逐年增大。18/19榨季预计产量将增加49万吨至1080万吨,消费持稳1500万吨,走私降低50万吨至200万吨,进口300万吨,届时,库存消费比将从本榨季的76.8%提高至81.21%,如果不算600多万吨的国储糖,库存消费比将从本榨季的32%提高至36%。  当前新糖上市加快,现货成交尚可,后市悲观,资金和市场信心都不足,压力大于支撑,随着供应高峰临近,市场压力将继续增加,对远期的悲观加剧。长期看,仍处熊市中期,增产持续,单边长期维持空头策略。  国内外糖市走势回顾  (1)外糖走势回顾  2017/18榨季开始后,国际食糖市场围绕14.5美分震荡整理至2017年底,2018年开始后,主要食糖国家的产量不断刷新预期峰值,并且有失控的趋势,国际糖价在此期间一路下行,4月下旬主力合约一度跌至10.69美分/磅的历史低位,此后泰国和印度等国陆续收榨,巴西新榨季生产开始,随着巴西减产预期的增强,国际糖价开始低位反弹至12美分上下震荡整理至7月初,此后原糖市场再度大幅下挫,8月下旬,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已经一度盘中跌破10美分的主要支撑位置,10合约8月22日盘中最低跌至9.91美分/磅的历史低点,绝对价格过低引发需求和投资资金关注,巴西的减产也不断炒作,此后开始了“涨-跌-涨”的宽幅震荡阶段,9月13日盘中挑战了12.55美分压力,主产国的增产已经确定为无法化解的压力,天气也较为平稳,糖价很快转回下跌通道,不足半月就再度刷新前低,9月27日盘整跌破10.8美分/磅的历史新低,在新旧榨季交替阶段,巴西政府总统换届选举,雷亚尔在此期间大幅上涨,推动国际糖价反弹,同时主要食糖国家泰国、印度、欧盟、俄罗斯和巴西都出现了产量预期降低的预期,而且印度的干旱也令其出口和产量受到影响,情绪、基本面和资金都配合的条件下国际糖价迎来快速反弹,9月27日开始连续上涨,接连突破12、13和14美分关键压力位,10月24日,美糖3月合约盘整最高突破至14.45美分的高位,但反弹也在此告一段落。25日开始新一轮下跌周期再度开启,巴西领导选取结果出炉,减产的效应逐渐减弱,泰国和印度缺乏炒作题材,增产和出口的压力依然是国际食糖市场无法化解的压力源头,最终导致国际糖价回归供应过剩的基本面行情,一路下行至12美分之下盘整,这这一波的反弹和回落的过程中,主产国的增产低于预期也得到的盘面的反应,最终国际糖价底部抬升,但下行趋势未改,熊市格局延续,当前美糖在不断试探12.5-12.8美分的支撑强度,弱势盘整还未有效突破。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2)郑糖走势回顾  郑糖上市以来已经走过了完整的12个年度,期间经历了4次牛熊周期的转换,“三年熊市,三年牛市”的周期规律仍在续写,第一波熊市就是郑糖上市开始至2007/08榨季结束,第一波熊市期间郑糖下跌了3716点,跌幅60%,第一波熊市时间只有一年半,严格意义上讲不是完全的三年熊市,所以跌幅相对不大。第二波牛市:从2008/09榨季到2010/11榨季,三年牛市郑糖大涨了5464点,涨幅高达220%。第三波熊市:从2011/12榨季开始至2013/14榨季结束,三年熊市期间郑糖下跌了4116点,跌幅107%。第四波牛市:从2014/15榨季开始至2016/17榨季,三年牛市郑糖大涨3151点,涨幅75.7%。第五波熊市:从2017/18榨季至今,郑糖低点较前一榨季高点已经下跌了2562点,跌幅35%。目前为止,这一轮的熊市还在持续,熊市三年周期的第二年发展顺利,新榨季的预期也符合熊市周期的特点。  2017/18榨季郑糖一路下行,增产周期伴随消费疲软,加上国际市场共振,利空因素不断冲击市场,郑糖也毫无反弹之力,不断刷新榨季低点,7月17日盘中最低跌至4752低位,此后围绕5000一线震荡整理至榨季结束,10月1日开始进入了2018/19榨季,新榨季初期,借助假期外糖大涨,国内现货跟随,北方开榨的甜菜糖厂的产量低于预期的因素也开始跟随情绪发酵,引发了一波跳空高开的反弹,主力两次试探5200-5300区间压力,在整体增产的供应过剩预期下,市场反弹非反转,10月22日,郑糖主力最高触及上方5247点之后开启一路下行趋势,增产周期叠加熊市周期,价格一路下行,不断跌破关键支撑位置和产区的生产成本线,目前暂时稳定在4900-5000区间,但未来的供需过剩压力将继续发酵,新一年的糖价将继续向下探底。  全球糖市供需格局  14/15榨季连续五年增产,积累大量库存。15/16榨季减产周期开始,但也只是由增量过剩转换为存量过剩。16/17榨季维持减产格局,但供需缺口较小。17/18榨季供需过剩再次开启,且供应压力不断刷新市场预期。18/19榨季供需过剩持续,增产低于预期背景下供需压力有小幅缓解,抬升熊市期间价格底部区域,但下行趋势持续。  综合来看,18/19榨季的过剩量都低于预期,也就是说全球食糖市场的供应过剩压力有小幅缓解,但也只是增产的部分低于预期,整体依然延续供应过剩的大格局。USDA:17/18榨季国际糖市供应过剩量为5247.7万吨,同比增加946.7万吨,18/19榨季过剩5367.9万吨,同比增加120.2万吨。ISO:17/18榨季国际糖市供应过剩量为从860万吨缩减至720万吨,18/19榨季过剩量从675万吨降低至217。  (1)巴西:第一大产糖国地位不保  巴西这个全球最大的食糖生产国和出口国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时刻牵动着全球糖市的神经,巴西的最终产量将对国际糖市的供需平衡状态产生决定性的影响。目前巴西产量占全世界的比重约为23%,是世界食糖市场上主要的供应来源,平衡了全球的食糖供求关系,18/19榨季巴西全球最大的食糖主产国的低位将受到印度的挑战,因为巴西将更多的甘蔗用于生产乙醇而非食糖,印度则因为大幅增产而实现了产量的再次飞跃式增长。  ① 巴西食糖减产超800万吨  本榨季开榨以来巴西食糖产量减产的预期不断增强,决定全球头号产糖国巴西食糖产量多寡的因素主要就是甘蔗入榨量、糖份和食糖生产比例。入榨量长期处于历史高位,4月份开始生产至9月份初,巴西全境和主产区中南部以及代表城市圣保罗的甘蔗入榨量长期处于历史第二,高于上榨季的水平, 9月中旬压榨量的差距开始显现,但依然处于历史第三高位,仅次于16/17和17/18榨季同期水平。当前巴西已经处于榨季尾声,数据变动空间不大,目前入榨量仅略低于去年同期数值,处于历史相对较高水平。  糖份不断刷新历史最高值,开榨以来巴西甘蔗糖份处于历史最高水准,大幅高于前几个榨季,且糖份至今依然维持历史最高水平的状态,目前糖厂生产高峰已经结束,糖分将处于平稳或小幅回升的趋势中,与上榨季的差距也在缩减,在食糖比例大幅降低背景下,高产和高糖是巴西食糖产量继续增长的直接动力和原因。  食糖生产比例刷新历史最低位,今年4月份压榨开始之后食糖生产比例长期处于历史低位(详见下图8),榨季高峰已过,继续大幅变化的可能性降低,市场生产比例将继续维持在40%之下的历史最低水平。减少的食糖生产比例都用来生产乙醇了,乙醇生产比例增加的幅度已经远超历史任何年份的最高值,且本榨季剩余时间巴西国内对乙醇的扶持倾向依然较高,国际原油价格也维持高位,乙醇价格优势依然存在,18/19榨季乙醇发展前景依然乐观,未来乙醇生产比例将长期维持在较高水平,相对应的,食糖的生产比例将处于较低位置,这也是巴西本榨季食糖减产,且减产比例高于预期的直接原因。  以上三个因素共同导致了本榨季巴西食糖产量完全有刷新历史的条件,但人为选择将更多甘蔗用于生产乙醇而非价格没有优势的食糖,所以18/19榨季巴西食糖减产不断超出预期,截止11月底,巴西中南部食糖产量已经与上榨季同期差距拉大,目前产量处于十年来的历史第二低位,未来产量也将继续缩减。预计巴西2018/19榨季糖产量为3060万公吨(原糖值),同比2017/18榨季下降21%,回归至2006年的水平,而产量大幅增加的印度很有可能超越巴西成为第一大产糖国。  ② 巴西食糖出口减少超800万吨  全球市场糖价格持续低迷,巴西食糖出口、消费和乙醇相比缺乏竞争力,预计18/19年巴西糖出口量为1960万吨,较2017/18年度的2820万吨大幅下降860万吨,是过去13年来的最低出口量,预计本年度出口原糖1568万吨,精制糖392万吨(原糖值),合计1960万吨。巴西糖的主要出口目的地为阿尔及利亚、印度和孟加拉国。  ③ 货币雷亚尔波动大  巴西食糖出口以美元计价,国内以雷亚尔计价。雷亚尔贬值将直接导致巴西制糖成本下降,但出口利润增加,所以贬值期间通常巴西生产商将加快生产,增加国际食糖供应,同时可能加大在国际市场上的抛售套保,这将对国际糖价走势不利。巴西货币持稳或上涨,有利于糖价回暖。  巴西货币兑美元主要的变动因素大多来自巴西国内,尤其在巴西总统选举开始之后,政局动荡,右翼领导人当选概率较高,对雷亚尔的提升作用较强,此后雷亚尔一路升值,第一轮选并未产生有效的结果,第二轮在10月28日继续,在此期间雷亚尔维持强势,对美糖的支撑作用也非常强,是10月份国际糖价反弹的一大支撑因素之一,此后政局稳定,国际糖价也回归基本面主导的弱势行情之中,中短期内,雷亚尔的主动和被动变化是美糖影响最大的因素之一。  ④ 巴西平衡表  综上,全球头号产糖国巴西18/19榨季食糖产量将连续第二年减产,且减产幅度不断提升,目前预计将减产827万吨至3060万吨,消费稳中有增,维持在1067万吨,出口大幅缩减860万吨至1960万吨,期末库存同比增加33万吨至125万吨,且政局动荡,雷亚尔弱势格局中阶段性波动较为剧烈,巴西的货币因素对中短期的糖价影响非常大,而长期趋势上的减产预期也是国际糖价最为重要的支撑因素,减产抬升了国际糖价底部,但巴西收榨在即,支撑力度减弱,未来更多是出口的多寡和汇率波动对糖价的影响。  (2)印度:产量挑战世界第一  印度是全球第一大食糖消费国和传统的第二大食糖生产国,其国内的产销状况直接决定了其在国际市场上是进口国还是出口国,这将对国际市场的供需格局产生较大影响。相对于其他主要食糖国家,印度食糖投入成本较高,基础设施落后,其食糖成本远高于国际水准,市场竞争力较弱。  预计2018/19榨季印度糖产量将进一步增加至3587万吨,从而超越巴西成为全球第一大产糖国。消费小幅增加至2750万吨,库存压力超过1800万吨,空前高涨,印度的出口目标暂定500万吨,出口压力也成为当前国际糖价最主要的压力源之一。  为了缓解其国内库存压力,印度政府不断采取各项措施推动出口,17/18榨季各项出口政策收效甚微,发放的200万吨强制性出口配额及蔗农补贴也效果不佳,计划的200万吨只完成了不到50万吨。18/19榨季产销差超800万吨,加上17/18榨季的结转库存1300余万吨,18/19榨季印度国内的过剩量将高达1800余万吨,压力空前。  目前印度采取补贴和强制出口两种方式并行的举措,希望通过国际市场来化解国内的供应压力,出口目标定为500万吨。具体措施包括将蔗农补贴款从55卢比/吨提高至138.8卢比/吨,部分抵消糖厂的甘蔗欠款。为出口提供运输补贴1000-3000卢比/吨。同时为更好满足国际市场需求,提高原糖生产质量,减少低等级白糖的出口量。另外开拓甘蔗的多种用途,最主要的就是准许用甘蔗生产乙醇,并提升甘蔗制乙醇价格。  即使可以完成目标的500万吨出口预期,依然有超过1800万吨无法消化的食糖要结转到下榨季,供需压力历史最高,产量和出口刷新记录的代价就是需要通过糖价来补偿,印度将成为新榨季国际市场最大的利空因素,同时,现行政策的效果依然受到质疑,印度政府一贯的风格决定了其政策的有效性未必能到达预期,每一次政策的调整和产销预期的公布都给市场带来较大震动,如果天气没有大的灾害印度无疑将引领国际糖价继续探底,另一方面,印度食糖行业的生产力水平较低,对于天气依赖较高,如果天气出现不利因素,对印度甘蔗和食糖产量的影响也是毁灭性的,所以除了供需基本面的因素,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的就是天气对印度产销的影响。  (3)泰国:出口再创记录  泰国是全球第二大食糖出口国,第四大主产地(巴西、印度和欧盟),其出口量的多寡对全球食糖贸易结构有重要影响,尤其近年运费成本大幅缩减,加上泰国较巴西距离亚洲国家运输周期更短,成本缩减50%以上,导致泰国食糖出口竞争力不断增强,在全球食糖贸易结构中的角色越发重要,近几年泰国的食糖一度成我国走私糖的主要来源地。  18/19榨季泰国将小幅减产90万吨至1380万吨,消费稳中有降258万吨,出口继续刷新记录超过1100万吨,甚至有望达到1150万吨的新记录高位,库存也将小幅减少至691.8万吨。  泰国食糖的产销数据预估误差不大,行业生产能力也处于相对较高水平,市场竞争力较强。2017年因为受到WTO指控其通过食糖保障价间接补贴出口,去年底泰国取消了配额制度和食糖保障价格,其国内糖价与国际价格联动性越发增强,国际糖价大跌也令泰国境内甘蔗价格下跌,其他作物的竞争优势增强,最终导致泰国产量出现小幅减产,但天气条件较好,面积缩减也不明显,最终减产幅度不大,预计泰国出口将继续刷新其去年创的记录,泰国的出口压力是本榨季国际糖市的主要压力源头之一。  (4)欧盟:小幅减产  欧盟是全球最大的白糖进口国,第三大生产国,第二大白糖消费国,欧盟食糖市场受政府高度管制,2017年10月欧盟终结了施行了50年的食糖生产配额制度,但放开的第一年即遭遇了国际糖价大跌,这也大幅的限制了欧盟各国继续投资扩建的步伐,也导致了18/19榨季实际产量的缩减。  18/19榨季将减产,但菜农因为合同限制,改种情况不多,面积缩减量不大,产量的减少更多是来自夏季以来的干旱天气导致的单产降低所致,预计年度产量将降低约137.1万吨至1952.5万吨,消费和进口持稳,分别为1880万吨和150万吨,出口限于国际市场需求低迷,且糖价偏低,欧盟新榨季出口将小幅降低60万吨至300万吨,欧盟的减产是国际糖市18/19榨季减产的力量之一。  (5)澳大利亚:维持稳定  澳大利亚是世界第三大食糖出口国,其每年约有70%-75%的食糖以散装方式被出口至国际市场,澳大利亚的产销和出口量对国际市场贸易结构的影响越发重要,澳大利亚开榨时间为每年的7月至12月中旬,95%的原糖产自昆士兰州,其余部分产自新南威尔士州,澳大利亚的甘蔗主要种植在降雨充沛且灌溉条件较好的2100公里的东海岸沿线平原和河谷地带,其所处位置决定了甘蔗主产地较容易遭受飓风、洪涝和干旱等恶劣天气的侵袭,其境内的恶劣天气状况也经常为国际糖市提供炒作素材。  18/19榨季澳大利亚种植面积稳定,因其天气状况良好,单产提升,预计年度产量将恢复至500万吨,消费和出口都维持稳定,天气不出问题就维持稳中有升的趋势。澳大利亚食糖产销和出口方面发展相对稳定,对国际食糖市场的供需格局影响有限,更多影响是体现在天气炒作和心理预期方面,后期仍需重点关注澳大利亚的天气状况对市场情绪波动的影响。  综上,18/19榨季巴西减产超过800万吨,出口也缩减800万吨以上,泰国超预期小幅减产,但其出口有超过1100万吨的可能,印度产量继续刷新前高,并有望超过巴西成为世界第一大食糖主产国,印度出口计划500万吨,除了巴西外,其他国家的供应端的综合压力超过去年同期,增产的周期还在延续,需求端却并未出现缓解迹象,新榨季的供应压力因为巴西减产,综合压力较预期缓解,也带动国际糖价底部抬升,但整体情况依然处于供过于求的增产大周期中,供应过剩持续,供应压力将继续令国际糖价承压弱势运行。  我国糖市热点解读  白糖三年周期规律仍在延续,熊市周期时间和空间上还在延续,17/18和18/19榨季是国内食糖增产的第二年和第三年,熊市周期伴随增产,价格下行压力逐年增大。当前的价格和市场状况并不具备抛储条件,国内的产不足需状态导致国内糖价明显高于国际,进口利润过高,进口途径被限制后,进口总量变动不大,其余缺口只能通过走私和库存糖来满足,走私糖大量流入。所以当前我国市场的食糖供应主要来自于国产糖、进口糖和走私糖,三种糖源的供需数量和价格成本将决定本榨季糖价的走势。  (1)产销:新糖上市,供应充足,供需压力最大  17/18榨季全国食糖产量1031.04万吨,甘蔗糖916.07万吨,甜菜糖114.97万吨,其中广西602.5万吨,云南206.86万吨。18/19榨季预计全国食糖产量1080万吨,甘蔗糖946万吨,甜菜糖134万吨。所以新榨季产量将继续增加,连续第三个榨季增产。  当前已步入18/19榨季的生产期,北方甜菜糖已处于榨季尾声,南方甘蔗糖也陆续开榨,但消费端却整体偏清淡,国内糖市处于年度供应压力最高的阶段。预计新年度的产量增加超过预期,销量稳中有降,价格下行压力大。12月下旬开始将进入全部糖厂的生产高峰阶段,供应压力年度最大,甜菜糖和甘蔗糖都进入供应高峰阶段,兑付糖料款的压力,销售压力和库存压力都将处于年度最高,尤其产量增加高于预期,消费疲软的背景下,价格下行压力阶段性最大。  消费方面,作为刚性需求的食糖销量变化不大,随着人口增长维持稳定增长趋势。近年经济疲软,加上淀粉糖替代作用,工业需求萎缩,但民用消费增长,整体上还是维持平稳略有下降的趋势。未来,即使糖价处于较高价格,消费的变动也不会太明显,一方面原因是食品需求的刚性,另一方面,淀粉糖等替代作用基本达到饱和状态,变动空间有限。18/19榨季销量预期持稳于上个榨季的1500万吨。  从榨季来看,市场下行趋势明显,市场基本达成共识,中间商和贸易商维持低库存和负库存运转,导致更多食糖库存滞留在上游厂商手里,也令最终的销售和库存数据同比表现更差,长期处于库存积累的过程中,价格也跟随下行,而且增产的格局和库存的状况会继续维持下去,也就是说新榨季的库存压力和销售并未有好的预期,反而会持续压力增加的趋势。  (2)库存:结转库存低,新糖库存压力大  国储在目前的价位上并不具备出库的条件,所以新榨季库存方面影响国内糖价的主要矛盾点之一就是工业库存,尤其产区的新糖库存压力问题。上榨季工业结转库存141.04万吨,综合来看当前我国新增库存压力处于历史第三高的水平,新榨季的库压力在增产的背景下将继续提升,由此也导致我国综合库存压力将达到历史最高水准,这其中包括国储库存,保守估计国储库存糖超过600万吨。综上,长期来看,我国综合库存压力降继续攀升,不计国储糖,工业库存压力在增产的背景下也将提高。  12月后,南方新糖上市,供应进入高峰期,消费淡季,库存积累增加,尤其在熊市期间,价格下行趋势得到市场共识,中间商库存压缩,增产背景下的库存压力将继续攀升,新年之前库存压力在资金压力和存储压力的作用下将对价格带来较强下行压力。中短期内,传闻正在进行国储轮库,标的是40万吨古巴过期原糖,但一直未有正式通知发出,可见抛储的动向对市场影响之大,抛储是未来必须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但短期内难以有效流向市场,更多是在心理预期方面。  (3)进口和走私:政策严格,进口地量,走私压力大  进口总量不大,2015年11月以来,限制进口、延后进口、进口许可证包括延缓入关等各项政策频频出台,在政策的限制下正规进口糖有明显下降,17/18榨季进口243.8万吨,低于预期的原因是第二批发放的75万吨进口许可证在榨季结束前没有用完,政策不出变动则18/19榨季进口预计在300万吨上下,进口方面存在较大变数的因素是走私糖。  走私利润高,进口税90%,外糖11-13美分,配额外进口利润-500到150元/吨,配额内利润在1500-1900元/吨左右,巴西糖贴水,泰国糖持续升水,由此可知走私糖的利润空间依然非常高,走私糖每吨利润长期处于高达2000-3000元/吨的水平,目前走私糖的价格在5000元上下,甚至低于这个价格。在暴利的诱惑下,走私糖屡禁不止已有规模化趋势,不断有新的走私路径和方法被曝光,在打击走私加压下走私量短期会呈现阶段性明显减少的现象,但只要有需求、有利润就有市场。17/18榨季走私总量预计为250万吨,18/19榨季因为打私政策的加压以及缅甸等地的出口暂停,新榨季的走私总量预估调低50万吨至200万吨。  综上,国内进口糖包括正规进口糖和走私糖的总量维持稳定,重点影响价格的因素是较难准确度量的走私变化。目前看新榨季各项进口限制政策将继续进行,正规进口糖将继续受到压缩,对国内影响权重继续降低,但走私的影响对盘面的不确定性增强,主要是对价格的压制作用。  (4)政策面:难有实质性落地  18/19榨季政策改革难有实质性的落地,所以目前政策的炒作更多是在心理预期方面,难有实质性落地。  甘蔗直补政策一度成为郑糖空头的筹码,长远的看,实行直补政策是有历史需求和现实可能的,本榨季落地的可能性不大,对中短期的价格影响仅限于炒作层面。而且最终的政策取向也是不确定的,甘蔗直补和目标价格管理都有实行的条件。  大规模抛储短期不可能,抛储是国家号召的供给侧改革的范围之一,也是化解库容和资金压力最有效的方式,但目前抛储,无论是在价格上,还是事件影响上都会对行业带来非常大的压力,国家的政策取向应该是与糖业的健康发展方向相一致,而非打压行业和价格,所以目前抛储不具备条件。另一方面,阶段性的少量轮库,将过期的陈糖置换出来还是有实行的必要和可能的。  从印度和巴西大量进口原糖难度大。和巴西政府部门会谈主要是国家层面的友好交流,并未有任何进口糖方面的具体事项落地。中印会谈的进展略好于和巴西的成效,但实际效果也非常有限,印度也被涵括在进口加税的所有国家范围内,并未有任何优惠的国家和措施出现,另外,印度糖出口亏损较多,实际出口难以执行。如果未来价格空间出现,我国从印度大量进口低关税的食糖的预期也将提升,但两国协商的前提是稳定的边境状态以及印度国内食品安全有保障。  行情展望(1)国际市场  全球食糖市场17/18榨季供应过剩预计为720万吨,低于上次预估的860万吨。2018/19榨季,巴西减产超过800万吨,出口也缩减800万吨以上,泰国超预期小幅减产,但其出口有超过1100万吨的可能,印度产量继续刷新前高,并有望超过巴西成为世界第一大食糖主产国,印度出口计划500万吨。综上,除了巴西外,其他国家的供应端的综合压力超过去年同期,增产的周期还在延续,需求端却并未出现缓解迹象,新榨季的供应压力因为巴西减产,综合压力较预期缓解,也带动国际糖价底部从低位抬升,但整体情况依然处于供过于求的增产大周期中,供应过剩持续,供应压力将继续令国际糖价承压弱势运行。  (2)我国市场  白糖三年周期规律仍在延续,熊市周期时间和空间上还在延续,16/17榨季是牛熊转换的一年,17/18榨季是熊市第一年,18/19榨季是熊市第二年,19/20榨季能否盈利牛市还有待考察,但可以确定的是18/19榨季食糖市场将更加艰难。  17/18和18/19榨季是国内食糖增产的第二年和第三年,熊市周期伴随增产,价格下行压力逐年增大。当前的价格和市场状况并不具备抛储条件,国内的产不足需状态导致国内糖价明显高于国际,进口利润过高,进口途径被限制后,进口总量变动不大,其余缺口只能通过走私和库存糖来满足,走私糖大量流入。  我国2018/19榨季预计产量将增加49万吨至1080万吨,消费持稳1500万吨,走私降低50万吨至200万吨,进口300万吨,届时,库存消费比将从本榨季的76.8%提高至81.21%,如果不算600多万吨的国储糖,库存消费比将从本榨季的32%提高至36%。  综上,当前新糖上市加快,现货成交尚可,1月合约不宜过分看空,区间整理,后市悲观,资金和市场信心都不足,压力大于支撑,随着供应高峰临近,市场压力将继续增加,对远期的悲观加剧。长期看,仍处熊市中期,增产持续,单边长期维持空头策略。套利方面,近强远弱为主,5月合约对应的基本面偏弱,9月能否迎来基本面的缓解为时尚早,但9月合约是目前唯一有机会值得期待的合约。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德菁英汇。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HN666)